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所罗门的葡萄园——王良民的博客

主耶和华啊,称为您名下的葡萄园祈求您时刻浇灌,昼夜看守,免得有人损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自荐网络诗选作者100强来稿选登  

2011-02-10 09:54:13|  分类: 引用文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自荐网络诗选作者100强来稿选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
   作者简介:高原  笔名 笑醉雪寒;黑龙江省作协会员、海伦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民刊《通肯河》编委;
   作品散见《诗林》、《岁月》、《山东文学》、《中国诗人》、《散文诗作家》、《芙蓉锦江》、《燕赵诗刊》、《新诗代》、《作家村》、《澳洲彩虹鹦》等刊物;入选《东三省诗歌年鉴2006卷》、《五月的祈祷》、《中外华文散文诗作家大辞典》、《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(2010年卷》等读本;《越来越远的河流》获2010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二等奖。《绥化日报》2010年11月6日推出“黑土诗人”专栏刊发。    
   已出版诗集《笑醉雪寒》、《高原新诗选》
  博客: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1226231291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作品展示

 


■ 躺在精美礼品盒中的玉米
过年了,对我有恩的人
我该拿什么表达心意呢
众多精美礼品盒,你躺在小小蜗居里
若一群熟睡的孩子,梦魇中微笑
每一粒金黄,都住着一个灿然的传说
你就是我一首首诗中的玉米
飘逸的胡须,系在乡间小路旁
以雪为盟,不再与风纠结
有谁循着上个季节的香气
将它认领。又有谁惜惜安抚
蛰伏后伤感而多情的泪滴
时光从指缝间溜过
而你却无法从我心中消遁
野花之上,叙述我与你的故事
你才是我前世感恩的根
也唯你能陪我回到童年的村庄
或像现在,捎去对我有恩的人
一生的祝福
■ 转世
“一晚上落不少树叶/树叶躺在地上/是真死了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不!如果真死了
为何枫叶的脉管,流着血?
为何秋叶与泥土如此亲密?
你若赞美死亡,请用白发
与黑暗械斗吧!擦亮的火焰
燃烧一个勇士的名字
一枚秋叶,或众多。如我卑微
站在苍茫处,历经阳光的检视
季节不懂得拒绝,多情而忧伤
紧裹风景,叩响生命的门环
诸神隐于来来往往风中,而听到
叶儿坠落前的祷告
河流、五花山、鸟......手臂高扬
盼、宽恕和欲语还休的凝眸
任时光的意象,将它拯救
死亡,究竟是不是一次轮回
我约一位女巫,一亿年后回复
并不影响五百年前,一瓣雪
与我转世回眸。走失的心
依旧澎湃。流水深处,一纸素笺
冉冉升起,描绘晨曦、词,以及
词语背面树叶躺在地上的笑靥
    ■ 黄土在上,听我叙说假设的爱
         
  
  黄土在上,听我叙说假设的爱
  苍松作证:我先于时间抵达,如有雷同
  纯属巧合。是的,巧合也是缘分
  可以听,或不听。至于卧与躺着
  或是站着,都将叩响自己
  成为一地凌乱的影子
  
            
  
  画一撮黄土,捏做美人模样
  一瓣雪花,开在生命撒娇的地方
  我深谙:你不知,哪个清寒与烟花共舞的夜晚
  公园一隅,一个流浪诗人
  形影相吊地喝着北大荒
  缄默,宛如这个冬季
  
            
  
  穿过眼泪所逐渐展开的幻觉
  月亮的背后,你还冷吗?
  河北的桃花,是否年后攀援而红
  相视一笑,装作若无其事
  关于因果和答案
  我仍然相信你分辨不清
  
            
  
  不必致歉与拯救
  一首十四行诗,在春天的门口
  醉话滔滔,路旁的街灯窃笑不已
  当吐出的文字逐一卧倒在雪地上
  挂于树梢的一个“情”字,轻蹙眉头
  试图从来来往往的人群里
  找到哪个欠下一世孽债的人
  
            
  
  一直徘徊。一位国外夫人
  舞姿,或悲或喜或诗歌
  假使等她归来,把体香扬起
  把死灰吹活,可以让世界闪烁幸福吗?
  或将寻家的路,交给一株麦穗指引
  谁会领悟女人和兔,而非恬静、安详
  
            
  
  爱上这一天,尽管昏黑不停
  尽管昨夜寒风吹落了人面桃花
  捧出内心小小的荆棘,根植于黄土中
  你在玄月的另一边,可曾看到落花独立
  以及一则杜撰的文字,一旦被风吹起
  月亮便会狡黠地眨一眨眼
    ■ 婚外情

 

提到这个词儿

一道斜坡纠缠着我

坡上的宝贝在招手

下面一个贼,还要

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


 

这样爱,总是突如其来

以眩的光芒,惊醒不老的心

瘦了时间,却肥了梦呓


 

据说这颗种子埋在每个人体内

而不是都会醒来。当春天

相逢花朵,当绿枝拥着鸟鸣

当你经历一次外遇……

故事里的情景,轰轰烈烈

生长的秩序,甚至逆流而上


 

我不知该下怎样的结论

像河边垂柳,摇曳着身姿

谁能说这诱惑,是天生的劣性

尽管那种亲近水的欲望

潜意识里,越来越强烈

 

 

■ 叩问高原    
一群羊,行走天上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三千米是你俯首弹指的距离
视野里,戈壁与天相连
贺兰白雪,披一件唐朝丝绸
青稞之上,写满宋词。哦!呀拉索
当桑烟托举着禅语,掠过山巅
肃穆的千佛殿,静听一遍遍诵经
每一遍都有众生六道轮回
猎猎经幡中,你安详打坐
和酥油灯一道,抵达光明
假使用双手合十,丈量虔诚
厚重的《心经》,解不开纠结
满腹狐疑,何谓色与空
不经意地回眸,一段古城断垣
沙漠风起,胡人夜夜笙箫
马背上的一截脊梁
依着刀鞘,挺立千年
你的名字,在史诗中墨迹未干
幸好一排排胡杨扶着
走向雪域深处
谁能告诉我,借雪的影子
在那里镂刻圣洁的雪莲花
或跪向高原,对内心的痛
做最后的一瞥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

作者简介:王良民,出生于70后,无缘高等教育,高中毕业后当过代课教师,林场护林员,跟着老乡学过种田耕地,在异地他乡当过打工者,信耶稣后多年从事传福音工作,事情好像作过很多,却至今一事无成。 2009年02月05日在网易开博写诗,稍后,又在新浪开博,署名三思而言。目的是用诗歌表达自己对人生的感悟,没想到2011年3月8日《长江诗歌》报高抬贵手,发表了第一篇豆腐块的处女作,十分荣幸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      作品展示

 

 

■ 液态的思维(外四首)

 

冬天的某夜,一盏将残的灯火注视过我

在这含情脉脉的灵魂面前我显得羞怯

其实所谓的羞怯也只是昙花一现

 

羞怯的花是流动的,像云

被她照耀时五彩缤纷

被人掩面时好像黑斑

 

其实,花只是人的镜子

注意看时又好像自己

在暗自庆幸美貌的同时

刚好发现里面的丑陋

 

可是,命运注定所有真实的爱

都要朝向那无穷无尽的低处一往无前

于是沉重的脚步

无法挨近轻盈的心愿

 

而她,至今还保持着太阳一样的尊严

站在夜晚某个冷冷的高处

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见

我正在枯萎

 

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思考

爱情为什么不能沸腾

 

 

■ 冬夜敞开的窗户

 

她不在乎黑和冷

不在乎寂寞和孤独

不在乎风言风语

 

她其实早已不是

一个保持完整的女人

只剩一只

直勾勾地盯着世界的眼睛

 

算了吧,还是不要想她

没必要去质问某些人

将她的另一只眼睛

弄到哪里了

 

路边的房子,个个摇摇欲坠

像栖息在里面

所有无钱打酒

却醉得东倒西歪的行人

 

在无精打采地祈祷春天

蠢蠢欲动

 

 

 ■ 邂逅冬笋之灵

 

邂逅冬笋之灵

是在菜市场的角落

 

像网络上并不十分显眼的嫩模

甚至超嫩模

冬笋的胴体

具有极高的点击率

 

或许,人们只是羡慕

或者嫉妒冬笋

没必要

像这个世界上的罪人

 

为了爬到理想的制高点

我们常常不得不削尖

那颗其实生得有些方正的脑袋

以忍痛割爱地放弃灵魂

让其沉入

比马里亚纳海沟更深之深井

 

邂逅冬笋之灵的眼睛

一片也邂逅一片雪野中潇索的竹林

邂逅竹林中饿肚子吟风弄月的七贤

 

邂逅七贤中那位

像阿瞒一样经历秋收后

拒绝冬眠

冬笋的父亲

 

 

 ■ 玉瓶的命运

 

孔子对玉的赞誉

可不是属于我的

 

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瓶子

不要看外表冰清玉洁

可是里面空空儿也

 

用我插花的人们

把我唤作花瓶

 

用来盛酒的岁月

我就变成了酒瓶

 

有一天在梦中

我被谁灌满了香膏

虽然为其实不属于自己的香气

收获了一种志得意满的骄傲感

 

然而好景不长

在对自己的爱情如同昙花一现后

我被识真货的主人打破了

膏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屋子

 

玉瓶的命运

为什么老是

和外表平庸的尘土

一模一样

 

人们和我

想不通的事情何止这一件

 

 

 ■ 在冬天,一只鸟飞过天堂

 

在冬天,谁将雪花抛洒到人间

想伤及

鸟的天堂

 

其实学会了翱翔的鸟

到处都是天堂

 

它们可以冷酷无情地拒绝

任何形式的落地生根

 

甚至包括林子在内的任何事物

也无法限制它们

放飞自由的梦

 

可是其中,有一只鸟飞过天堂

进入小巣,心甘情愿地选择

囚禁爱的所有渴望

 

里面有温暖的安息日

有不劳而获的圣诞礼物

比如它喜欢吃的虫子,米粒,以及甜品等等

 

如果这只鸟向猎人学会

手牵着手生起篝火

它会不会惊叹地狱和天堂

异曲同工地美妙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